民眾表單下載

表單下載-社政課

【巷仔口的故事】話說愛九路

訪談人/花崗社區發展協會

說書人/王治明、呂明傳

 

祥龍橋旁的小吃店

 

崇仁橋(現祥龍橋)在呂先生出生時還是一座木造便橋,那時的仁一路尚未拓寬,仍為泥土路,緊挨著田寮河邊整排都是與橋平行的矮房,原祥龍橋旁有三間房舍,呂家經營小吃餐飲店就是第一家,賣切仔麵、煮麵、炒飯等;另外兩家,一家做麵筋、榨菜等;最後一家是賣牛肉麵、水餃。

 

早期的愛九路

 

在王治明先生與呂明傳先生的描述下,愛九路早期的街道樣貌歷歷在目。昔日,愛九路兩側都是矮厝仔,從愛九路口往復興街的方向望去,左邊是花崗里老里長李春南家(阿南)的家庭式的汽水工廠,靠仁一路賣菜跟賣豬肉靠愛九路賣一些雜貨;右邊是呂明傳家從祖父開始經營的小吃店(從龍祥橋橋邊拆遷後搬到愛九路),昔日人稱「愛九路大飯店」可以說是在地居民招待親友吃飯的首選,在那個年代,社區型的小餐飲館可以說是很經濟的選擇。

再往裡面走,有一家賣菸酒的雜貨店,緊接著是王治明父親開的西藥房。還有傳統豆腐店,以及專賣配稀飯的小菜、肉鬆、醬瓜、花生等醬料的店家(現愛九路13號)。愛九路最底端則是木材行(現在白磁磚那排房子),那時候孩子很頑皮會去爬木材,由於木材又粗又大,長輩就怕木材滾下來會發生危險。

早期木造建築為主的房舍每逢颱風有安全疑慮,民國64年起愛九路4號、6號、8號、10號整排房舍拆掉重建為四層樓房。據王治明先生所述,曾有都市更新政策允許2樓以內的木造老舊房子以「社區改建」名義改為水泥房舍,也因此興盛了當時的土木業。

 

半粥半飯的生活

早期林泉社區近山麓那一帶居民多為從事礦工、土木、板模、泥水、木匠等勞動階級家庭,且因居住空間不足,房舍多為自行搭建的違章建築,位處平地的花崗社區居民多為從商或船員家。

王治明先生以前常跑去住田寮河邊的同學陳東川家玩,平常看到他練習寫毛筆字,用報紙沾那個墨水寫,寫到整個報紙都變黑了還捨不得丟掉,再用毛筆沾白水再繼續寫,一張報紙都這麼省!

陳同學的父親專門從事鐘錶維修總是手拿一個響鈴「鏘」、「鏘」、「鏘」,沿街沿路看看那戶人家有需要。以前的鐘錶都是上旋的,手錶都是老式的,有手錶就非常好了,但是生意沒有那麼好,生活上比較清苦,他們家吃的飯是半粥半飯,那家裡吃飯的時候就,就將飯切成一小塊,又像粥又像飯,一人挖一塊,配一碟子醬油裡面一塊豆腐乳。那時候生活都很清苦,但是孩子之間不會有分別心或優越感,因為大家一樣窮。

童年找樂子

王治明先生說以前從山上有一條小山溝(現已建為涵洞水溝)沿復興街順勢而下從現仁一路107巷流入田寮河,水質非常清澈,附近的孩子都會去山溝邊抓螃蟹、抓泥鰍、抓鱔魚。抓鱔魚對孩子而言是遊戲,大人就不一樣了,他們會晚上戴礦工用的頭燈以及三角叉去抓鱔魚,由於鱔魚只要被燈光一照就一動也不動,常常一次去都能抓半個小水桶的鱔魚回來。

除了溪邊遊戲的經驗,王先生小時候也會自己做風箏、用筷子做竹槍,或是將食用罐頭用橡皮筋綁在木頭上面發出「咚」「咚」「咚」的聲音就覺得很趣味,附近的孩子多以仁一路、愛九路巷子裡面鑽來鑽去,去黏蟬、摘野生芭樂等自己找樂子,可以說無處不可以遊戲,小時候的快樂很容易滿足。

以前學校放的電影都是有政治教育目的的思想宣傳片,小孩子想看外面的戲,沒有錢買票,就會在電影院門口等待,觀察發現獨身前來的成年人,就跟上他旁邊拉著衣角跟著進去看電影。

 

放學來去田寮港跳原木

 

作為台灣第一座人工運河,田寮河水曾經很清澈,並扮演運送月眉山附近煤炭和台灣肥料株式會社肥料等原物料的船運角色,最早的整治紀錄首見於劉銘傳擔任台灣巡撫時期,運河開鑿則始於日治時期1908年「基隆港築港計畫」、「基隆市區改正計畫」,除了設置具有坡度及階梯的砌石護岸,更利用開鑿運河所挖除的沙土填補周圍地勢低漥地區,並重新規劃河岸兩側土地利用,將田寮河周邊街廓設定為日本人居住用地。戰後除了隨國民政府來台的軍民湧入,基隆港防波堤、碼頭、倉庫等戰後重建以及逐漸復甦的煤礦、漁業有大量勞動力的需求而吸引許多外縣市人口的遷入,民國35年基隆市人口8萬人(含尚未合併的七堵區),民國38年增至將近14萬人,田寮港兩岸人口亦增加,田寮河整建過程不斷縮減運河寬度、拓寬道路成為現在的樣貌。

由於台灣原生種的高級杉木早已被日本人砍伐殆盡,運送回日本。約民國50幾年開始從印尼、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進口柳安木,用輪船拖進港口就存放在田寮河,形成田寮港水面上滿是鋸木業所需巨大原木的情景,那時候許多學生放學就會跑到仁一路,在田寮河上跳那個木頭,跳、跳、跳、跳回來。

70年代開始,為配合市區交通路網改善,田寮河兩岸陸續架建10座車行橋梁此時田寮河已失去原有運河功能,在田寮河沿岸每一座橋都會做一個可以親水的階梯,下去那個台階就可以洗衣服,孩子也會在此戲水,捉捕沙蟹或魚,以前居民生活與田寮河可謂息息相關。可惜現在的田寮河成排放家庭生活污水的地方,使水質日漸淤積混濁發臭,昔日人水相依相親的風景已不復見。

更多 仁愛憶巷─巷仔口的故事

 

說故事